2019年3月14日 星期四

澳門郵購工運書籍服務


澳門郵購工運書籍服務

各位澳門朋友:

現試以郵寄方式出售香港工運史研究小組出版的書。



《爭尊嚴──香港海員大罷工史》,
每冊120元。



《粵港工人大融合──省港大罷工九十週年回顧論文集》,
每冊100元。

若有興趣購買者請將款項存入以下戶口,
澳門中國銀行戶口編號:13-01-10-214946
姓名:Leong Pou Lam梁寶霖
然後將存款收據拍照,及收貨人資料、欲購書名稱等資料,電郵到leungpolung@gmail.com,資料收妥後會將書寄上。
若要簽名本請加以說明。
而台灣及其他地方的郵辦法正籌辦中,方案落實後再公佈。
香港工運史研究小組
14.03.2019

《爭尊嚴已製作了試讀本,有興趣者可來電郵索取。
(完)

龍少爺
14.03.2019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leungpolung@gmail.com



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

爭尊嚴目錄






爭尊嚴目錄



海員工會序
周奕序
區龍宇序
區志堅序

前言

 第三節 海員生活情. 40
 第七節 粵港關係. 55
第二章 海員大罷工. 59
 第八節 海員工會成立. 59
 第九節 罷工開始. 69
 第十一節 罷工擴大. 93
 第十二節 東華調停罷工. 101
 第十三節 磋商解決罷工. 112
 第十四節 總同盟罷工. 134
第三章 影響. 156
第四章 罷工人物. 179
第五章節 總結. 198
 第廿九節 罷工後的工潮. 198
 第三十節 華人領袖的地位. 200
 第卅一節 史料誤差. 201
 第卅二節 工人階級的覺醒. 203
 第卅三節 罷工條件的履行. 207
 第卅四節 沙田血案研訊. 207

表一:1920年香港各船公司海員月薪表
表二:1921年香港海員各工種月薪表
表三:1925年各國海員月薪表
表四:1920年香港海員個人每月開支表
表五:1920年香港海員家庭每月開支表

跋──為今後的社會運動投石問路

爭尊嚴已完成訂裝公開發售,每本120元,大家現可到序言書室購買,地址:旺角西菜街687樓,電适:2395 0031。稍後三中商亦有出售,澳門讀者可郵購,又製作了試讀本,有興趣者可來電郵索取。
(完)

龍少爺
14.03.2019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leungpolung@gmail.com

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新界的民主發展與父權




Lala的〈半路出「家」: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刊出後,佳士抗爭者又遭大拘捕,無法再聽到我等的聲援聲音,在目前情況下我們應多作前瞻,思考事件在香港的意義。好友民主原居民正就Lala的家書,談論新界的民主發展與父權。

龍少爺
28.01.2019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ng@gmail.com


新界的民主發展與父權
──回應Lala〈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

Lala的〈半路出「家」: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談到家庭革命,我也有回到了看巴金《家》、《春》、《秋》的心境,讀到談資本主義的內容時,腦海出現的是茅盾的《子夜》情境。我也要直面這問題,就新界的民主和父權略談所見所思。
當年港英以共謀式殖民主義間接管治理新界,以土地利益為核心,收編新界地方領袖和權力精英,維繫父權制度,並授予輔助行政權。話說英佔前我們已有此行政權,一直以來都是以宗族治村,按層次是祖、堂和房。祖即太公、堂是指壇或屋等建築物。我們得到的行政權就是處理村務,如祖業、祭祀、訴訟、會議、講學和各種生活事項等。祖業是全村共同擁有,由堂來處理,原則上不可變賣或轉讓,其定期收益按人頭來分配。房是指屋內祖的分支每一戶人,各據一室進行私人生活,故稱房事。港府一直認可支持這宗族制度,其運作為父權主義。
中國宗族統治下婦女一直没有繼承父親和丈夫家中產業的權利,也没有繼承祖業或宗族財產的權利,反而其父親和丈夫家中,或家族中男丁可以繼承這些產業或財產。婦女只是家中一份子,没有得到平等對待,而家中的妻、妾、女和子也有不同等級的待遇。
我們在丁屋政策下得到土地利益,這些利益只有男丁(父權者)才可以享有,以前村選舉只有男性才有投票權和被選舉權。直至1994年新增的《新界土地(轄免)條例》才開放給女性參與。港府一直以尊重傳統為藉口,保留清的土地父系繼承法。法例訂明原居民身份以父系來確立,可上溯至1898年居新界者,港府就是如此默許男女不平等存在。
我們每隔4年會選出3名村長及副村長,選舉由民政事務處(前稱理民府)主持,是為宗族力量向政治延伸的表現。而村長候選人也具新界色,候選人妻子或會以增添歡樂為名,四出找女村民聯誼送禮。如果受禮者有病,送雞補身也是道理,政府難以判定其行為是否行賄,加上各人互相包庇,及有家醜不外揚陋習,把貪腐掩藏下來。
近年村中女性認識了自身權益,主動參與村務,觸動了父權世界,父權惡行立即浮面,如元朗某村在祠堂開會,某前村長妻子站起來說了一些話,被某男子持椅子高聲喝止恐嚇,而她在埸的丈夫和兒子竟不出聲,只是叫她離去,我們的鄉村就是一個如此的父權世界,她的丈夫和兒子的行為就是認同和維護父權。再看另一事例,1986年上水某村建醮打盤共有14席,規定村中女性有繳付款的義務,卻没有出席飲宴權利。
港英大規模開發新界,觸動土地利益,原本冷冷清清的村務會議,出席者猛增,令空有其表的宗族體制,在土地利益下掌握了權力。
我們村中的封建陋習是得到港英的維護得以延續百多年,如妹仔和納妾等問題,在社會各界人士努力爭取才立法廢除。英佔初期尚有所謂細民的男奴隷,他們世代為奴,1911中國男奴隷獲得解放,新界仍有,直至二戰為止才逐漸消失,賣猪仔正是這一惡習的變種。
我們新界現已算是全面開展民主選舉,能否糾正封建陋習,有待村中男女共同努力。可惜突然殺一股歪風,官員可以DQ村代表候選人。民主不是坦途,尚待努力。
(完)

民主原居民
2019.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