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讀《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看香港女工


讀《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看香港女工

鄭宏泰、黃紹倫著:《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人生、家庭與社會》,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

要研究十九世紀香港婦女的歷史,當然會涉及婢女問題。鄭宏泰、黃紹倫著:《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人生、家庭與社會》,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第273頁,引:《香港政府統計報告》,1841-1941。據1921年人口調查數據,當時全港共有8644名婢女,其中港島有7,891人,佔絶大多數。九龍有600人,新界北有119人,新界南有39人,居於水上有4人,被界定為浮動人口。在市區(港島及九龍)的婢女,年齡在14歲以下有5,959人。年齡在14歲以上有2,532人。在這2532人中,其中760人為15歲以下,佔30%;其中633人為16歲以下,佔25%;其中506人為17歲以下,佔20%;,其中304人為18歲以下,佔12%;,其中203人為19歲以下,佔8%;,其中126人為19歲以上,佔5%[1]。婢女的分佈指數,亦可反映當年富有人的分佈。

到了三十年代由於港英已經取立法取銷了婢女制度,人口普查没有列出相關數據,我們仍能在有數據中看到變化。我們首先看1931年就業人口行業分類數據,其中個人服務業是最多女性從事的職業。

1931年就業人口行業分類表[2]
業別
就業人數
百分比
制造業
111,156
23.70%
商業與金融業
97.026
20.60%
交通運輸業
71,264
15.10%
漁農業
64,420
13.70%
個人服務業
61,161
13%

個人服務業就業人數有61,161人,女性個人服務共有28,088人,其中從事私人家居服務有26,590人,洗衣女工有689人,其次為農業,有22,468人,再其次為運輸及通訊,有12,404,其中女船民有7841,搬運苦力有4390。這3種女性佔整體女性勞動人口的60%,再其後是女漁民,有71,294人,然後是紡織女工,有5,207人,再其為小販,有3,144人,擔任商務工作的有4,158人,負責制造的有3700人,從事娛樂的有2,720人,敎師、護士、神職人士有2366人,食物、飲料、及煙草制作有2,233人,建築有1,739人,從事以上没有提及的工種有約9800人,佔10%。估計從事私人家居服務的女工,部份可能原來是婢女。從事娛樂的工人包娼妓[3]
個人服務業中的女性僱員佔近一半,當中從事私人家居服務的26,590人,部份可能是原來是屬於婢女。
1931年,香港人口有84萬餘人,工業蓬勃發展。華資在二十年代開始發展工業,香港工業除原有的造船、修船、制糖、食品加工外,增加了織造、製衣。織造、製衣成為香港工業的旗艦。24%人口從事製造業,21%人口從事貿易、保險、金融,13%人口從事僱工和飲食業等服務業[4]。以上女性僱員數據亦反映了這個情况。
(完)

龍少爺
02.09.2012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ng@gmail.com。傳真: 8265 1467






[1] 鄭宏泰、黃紹倫著:《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人生、家庭與社會》,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第273頁。引:《香港政府統計報告》,1841-1941
[2] 張麗著:20世紀香港社會與文化》,新加坡,名創國際(新)私人有限公司,2005,第43頁。
[3] 鄭宏泰、黃紹倫著:《婦女遺囑藏著的秘密──人生、家庭與社會》,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第277頁。
[4] 冼玉儀:《社會組織與社會變化》,載 :王賡武主編:《新編香港史》,上下冊,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7,第18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