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選民站出來管束政府,監察立法議員



龍少看了友人區龍宇在《立場新聞》發表的〈女皇吃閉門羹,狗仔隊卻橫行─立法權與行政權〉一文 ,因而發表此文提出自己的意見。

選民站出來管束政府,監察立法議員

許智峰事件從目前大局來看保住席位是大前提,從遠景來看則不能忘記監察立法議員的行為。龍少不是替政府轉移目標,所以我的文章題目是〈選民站出來管束政府,監察立法議員〉,即是第一要事是所有選民要醒覺,站出來管束政府,但不要忘記監察議員。
 有關管朿政府的論述,完全同意區龍宇指現政府非法性,但認為選民已不能單靠議員來監察它,要站出來「管朿」它,運用群眾力量向它施壓,嚴厲批評它。按目前的遊戲規則,要管朿政府就要保住許智峰的席位,但同時亦要監察他,以防他入魔道,變成前門拒虎後門進狼的情況。
龍少近日已在文章和公開論壇上說,民主不只是表現在言論自由和投票權上,更要選民的參與,現階段就是管束政府,監察所有議員。馬克思在《資本論》論述工時已指出,工時應包括有參與社會活動的時間,這是漫長的民主鬥爭路之一。
提出監察議員不是針對許智峰,而包括所有議員,而己犯錯的何君堯、周浩鼎和葛珮帆等已不是監察對象,應將他們掃出門外,剝奪議員資格。許智峰現時正是帶罪立功的時刻,利用合法的議會規則將他們治罪,選民則要督促和協助許智峰完成這一任務。
英國國會成員雖是選舉產生,但只是表面上代表了人民主權,因各代表階級性不同,成立初期的議員是代表地主和貴族利益,而圈地運動初期,英王是反圈地搶自耕農土地,地主則把持國會立法搶佔自耕農土地。英王為何反對圈地呢!因自耕農的稅是直接交給王室的,在這問題對峙上是各自為了私利而爭鬥,可惜自耕農卻没有代表在議會,任由他們宰割。工業革命後產生了工人階級,一輪經濟鬥爭後,即提出要有工人代表和選舉權的政治鬥爭。工人階級開始覺醒,知道不能依靠當時的議員來替自己爭權益,因為大家的階級利益不同。
區龍宇在文中也指出「當年美國的所謂國父們,主流是大地主大奴隸主,所以他們居然連人民權利這個頂頂重要的寶貝,也忘記寫在憲法草稿上!則這些國父代表誰,豈不清楚。」這正是階級問題所在。
英國議會在克倫威爾領導下取下英王人頭,在軍隊擁護下稱護國公,取代英王實行獨裁統治。百餘年後拿破崙操控民主選舉登基為王,希特勒也玩弄國會民主大殺異已,因為選民未覺醒起來監察他們。因此在此高呼選民站出監察議員,提防議員入魔。
回顧香港的民主路,支聯會成立初期,公務員領袖黃偉雄指出內部民主有問題,與絶大多數人意見不合請辭離去,反被指是不顧反共大局的罪人,及後黃偉雄更提出要防止司徒華走上獨裁路,其核心問題就是監察。今天我們細看支聯會內塞滿殭屍團體,就是泛民大佬以大局為重來鎮壓異已監察的結果,以此團體來推動民主,真是對民主的諷刺。為何反共和監察兩者不能並存呢!究其原因就是為了保自己權力和私利。
亦有一大諷刺劇是泛民擁陳方安生代表非建制出選,此人官威極大,那個公務員不知。港督尤德離世時,她到場出席高級評議會時,即宣佈因尤德離世不開會,事前一點也不通知出席會議的勞方代表,以個人的任意喜好行事,從不尊重這些勞方代表。泛民未經我們同意就吹捧她為所謂民主派代表。為何會如此,因所謂泛民從不會徵詢民意,拒絶監管。更可恥的是外國傳媒封她香港良心,香港傳媒和應,是為港人最大的悲劇。
政府對議員的監視不等同監察,且監察要選民自覺進行,無須政府以監察為名,藉機擴大權力監視議員。
再看以爭民主崛起的劉慧卿近十年的表現,已是走入魔道,就是因為在議會路上得不到真正的監察。何君堯、周浩鼎和葛珮帆3人都是民選議員,能如此肆無忌憚,因知道議員犯錯無人會去監察,亦無須交待。選民現應行駛自己的監察權,不能再令他們放肆。
建議現階級應從社區監察做起,各選民在自己的社區內進行民主生活,參加自己的業主立案法案或相關的組織等。龍少爺和杜志權正計劃在屯門嘗試推行社區民主活動,有興趣者可電郵龍少爺,大家一起去建立社區民主。
(完)

龍少爺
02.05.2018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