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任職中共部長的香港紡織女童工周冷波

周冷波、羅登賢夫婦

任職中共部長的香港紡織女童工周冷波
周冷波是中共唯一的部長級土生土長香港人,16歲加入中共。與位居中共領導層的香港工人羅登賢組織革命家庭,兩人畢生為共產主義事業獻身。
周冷波(1910-1970),原名周秀珠,廣州番禺區人,香港出生,曾化王寶琴。
周冷波出身海員家庭,10歲前在家幫助母親料理家務,照顧弟弟妹。10歲時跟姐姐進紡織廠做童工。14歲時要求讀書,母親只同意其讀了半年夜校。1925年省港大罷工期間,從香港回到廣州,在海員工人子弟學校讀書,參加宣傳隊、婦女夜校、罷工勞動童子團等活動,10月加入共青團,數月後由團員轉為中共黨員,時為16歲。
19261月,周冷波當海員俱樂部幹部,在廣州石室共青團支部工作,任宣傳幹事,共青團支部辦公室設在一德路石室。9月,周冷波任省港罷工香港勞動童子團執員、女童部部長,還被選為領袖班班長、宣傳隊長,織造女子工會常委。
1927年,周冷波北上到武漢旁聽中共第五次代表大會,還參加全國總工會組織的勞動高級學院。6月,周冷波作為織造工會聯合會代表出席在武漢召開第四次全國勞動大會。7月,周冷波回到香港,和馮菊坡等把廣州清共的後離散的黨員重新組織起來,並建立中共香港市委,任市委常委兼紡織廠支部書記。
周冷波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準備力量,配合廣州暴動,組織赤色工會等,領導經濟鬥爭,開展革命宣傳,送情報文件等。192711月起周冷波在中共廣東省委機關工作,任中共廣東省委委員。
19285月,周冷波當選為中共第六次代表大會東代表,前往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中共六大於618711日舉行,共開會24天,周冷波編號第44,被選為主席團成員,參加政治委員會、職工運動委員會、農民土地運動委員會、婦女運動委員會,並是婦女運動委員會召集員,周冷波與鄧穎超(1904-1992)、蔡暢(1900-1990)、楊之華(1901-1973)一起討論婦女運動報告,由鄧穎超執筆起草。先後參加15次主席團會議,22次全體會議,主持兩次主席團會議。
六大於61929日討論政治報告,共11天,共產國際代表布哈林(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Бухарин1888-1938)作《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的任務》政治報告,瞿秋白(1899-1935)代表中共五屆中央委員作口頭政治報告。625下午,中共六大繼續討論瞿秋白的政治報告,周冷波發言,是日共有16人發言。
74,中共六大進入第17天,向忠發作職工問題報告,赤色職工國際代表格勒爾()作《中國職工運動之最近的任務》。76,會議續討論職工運動,每人發言限15分鐘,周冷波有份發言。同日當選出席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代表[1],代表共有29人。
711,中共六大進行閉幕式,周冷波作為婦女代表,女發表講話[2]。周冷波當選中共六屆中央候補委員。
717-9月1,周冷波化名周小妹出席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全會,是為中共代表。8月17,共產國際召開第三十四次會議,討論殖民地和半殖地國家的革命運動問題。周冷波在發言中談有關中國革命4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關於中國革命的現狀,認為中國革命運動仍在擴大,中共在群眾中的影響逐步擴大,工人運動仍在擴大,士兵運動還在發展,華北農民運動也有了發展。第二個問題是革命前途問題,認為已面臨革命浪潮的新高潮。第三個問題是中共策略路線的問題,認為中共應該開展日常鬥爭,領導反帝運動、領導軍隊起義、特別關注農民反軍閥混戰,爭取沒收地主土地、有系統地領導遊擊活動,並採取措施加強現有蘇區。中共應該把武裝起義作為推翻國民黨統治的唯一方法,正確地宣傳中共六大制定的基本路線和策略[3]
回國後周冷波在上海江蘇省委做婦女工作。由於婦委書記張金保(1897-1984)未到上海任職,負責婦委日常工作。
19281114,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周冷波當選職工運動委員會和婦女運動委員會委員,曾兼任婦委秘書,主持日常工作。職工運動委員會成員有:項英(1898-1941)、羅登賢(1905-1933)、周冷波、王克全(1906-1939)等。婦女運動委員會委員(至19307月),成員有:項英、周冷波、鄧穎超(1904-1992)、彭湃(1896-1929)、蔡暢(1900-1990)等[4]
1929年,周冷波與羅登賢結為夫妻。
同年6月周冷波出席在上海召開的中共六屆二中全會。7月,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派周冷波巡視廈門、香港等地。及後192911月後和19323月起周冷波任中華全國總工會女工部部長。19307月至8月,周冷波出任中華全國總工會黨團成員。
19302月,中共調羅登賢(化名光生)返香港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書記兼廣東省委書記,廣東省委組織部長為李富春(1900-1975)、宣傳部長為李子芬(原名李澤平,1902-1936)、工委書記為陳郁、海委書記為陳郁(兼)、婦女部長蔡暢1900-1990)。南方局與粵省委是同一套幹部兩個班子,對粵省內仍用省委名稱,對本省以外則用南方局名稱。周冷波隨羅登賢返回濶別3年的香港,負責婦女工作,兼做交通、情報工作。婦女部長為蔡暢8月起周冷波擔任中共南方局婦委書記[5]
粵省委執行立三路線,組織廣東省行動委員會,提出在香港也要立即進行起義,成立蘇維埃政府[6]
19309月下旬,粵省委交通員被捕叛變,中共組織受嚴重破壞,周冷波和羅登賢秘密前往上海。
周冷波與羅登賢到上海出席中共六屆三中全會。會後留在上海工作,繼續出任中共婦女運動委員會書記。至12月,羅登賢則回香港。
19311月,周冷波出席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同月起任中共中央婦女運動委員會書記、婦女部部長,時年31歲,是中共史上最年輕的部長。
1931年春,羅登賢被中共中央派往東北工作,任中共中央駐滿洲代表,化名達平。周冷波隨羅登賢到滿洲省委工作,任婦女委員。羅登賢到瀋陽協助省委工作,貫徹中共六屆四中全會精神,同時解決東北黨內羅章龍派別制造分裂問題。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以後,以王明(1904-1974)為首的第三次左傾冒險主義統治了中共全黨,王明等比李立三(1899-1967)的冒險主義更左,危害更大。中共滿洲省委也貫徹執行了這套左傾錯誤政策。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周冷波隨中共機關由瀋陽遷到哈爾濱。11月間,由於中共滿洲省委宣傳部秘書被捕叛變,滿洲省委機關遭到破壞,省委書記和軍委書記被捕。中共中央立即任命羅登賢為滿洲省委書記兼組織部長,領導東北的工作。
19321027日,周冷波在哈爾濱生下長子羅偉民。年底,周冷波送文件到上海中共中央機關。完成任務後,獨自請假送未滿3個月的兒子回香港。在羅登賢姐姐羅才家中隠居,哺養營養不良的兒子,周冷波自己的身體也很弱。
1933年,周冷波在香港被捕,關押半年後獲釋。兒子託付在羅才家中。12月,周冷波回到上海,後在全總女工部工作。同年春,羅登賢被捕犧牲。
羅登賢於1933829日被秘密殺害於南京雨花台,年僅28歲,周冷波年僅23歲。與此同時,她和年邁的媽媽、年幼的兒子也失去了聯繫。但是,孤身一人的周冷波並沒有消沉,她把悲痛和思念深藏心底,擦乾了眼淚,踏著羅登賢的血跡,繼承丈夫的遺志,積極投入到中共的地下鬥爭中去,於1934年秋秘密再到上海。
193410月,中共上海機關被破壞,周冷波再次被捕關押在江蘇反省院,因此失掉中共組織關係。為了爭取早日出獄,投入全國的抗日鬥爭,周冷波履行了一般的悔過手續,於19371月被提前釋放出獄。周冷波出獄後,幾經輾轉,於1937年夏到南京找到周恩來(1898-1976),並隨周恩來經重慶同到延安,同年底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1年。
周冷波向中共組織如實匯報個人的經歷,接受中共的審查和處理。周冷波至此被冰封,改名為周冷波。
周冷波於1938年在中共中央黨校畢業後,分配到陝甘寧邊區托兒所任所長,後到解放社任會計。同年被停止中共黨籍。
陝甘寧邊區托兒所於193712月成立,給予參加抗日工作的婦女以便利,但設備欠完備,兒童衣物用品缺乏,而又限於經濟,未能更大的擴充,陝甘寧邊區戰時兒童保育分會於1938102日,以邊區托兒所為基礎擴建成立陝甘寧邊區戰時兒童保育院正式,院址設在延安寶塔區柳林鎮。
1939年,周冷波調到「陝甘寧邊區難民紡織工廠」當文書,同年下半年周冷波再調任中共中央總務科保管員。
陝甘寧邊區難民紡織工廠在陝西北部安塞縣磚窰灣鎮段莊村。19388月時,陝甘寧邊區政府民政廳以國際友人蘭道爾(?)捐助的9,300元法幣為基金籌建邊區難民棉織工廠,11月與難民毛織工廠合併,並正式定名為陝甘寧邊區難民紡織工廠,廠長為吳生秀(?)。當時,廠內有技術工人11名,有織機8架。廠部下設工務科和總務科,工務科下設紡線、織布、織襪、染漿等股,總務科下設會計、管理、採辦等股。
1940年,周冷波又調到陝甘寧邊區中央被服廠當保管股長,後轉任工務科副科長。1942年整風運動後,周冷波在被服廠廠部當秘書,從事工會宣傳教育等工作。
周冷波在延安多次被評為陝甘寧邊區模範工作者。
1946年,周冷波重新加入中共。6月,周冷波北上任東北軍區供給部被服廠佳木斯分廠副廠長,
1948年,周冷波被選為出席佳木斯市總工會常委,出席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代表,當選為全國總工會執委。
東北召開職工代表大會於81與全國勞動大會同時開幕,並於22日與勞動大會同時閉幕,被選為東北總工會執委。此次出席全國勞動大會的東北代表,也就是出席東北職工代表大會的代表,因此開幕典禮及閉幕典禮即與勞動大會合併舉行,開幕後,各代表即參加勞動大會的議程。上月13日勞動大會關於全國性問題的議程結束後,東北職工代表大會乃正式討論關於東北職工運動諸問題,出席勞動大會的非東北代表亦皆列席參加。這個期間,她兩次榮記戰功。
1950年,周冷波南下調任為中南軍區後勤軍需部三局任工會主席,不久又調到軍需生產管理局任二○一廠監察委員,後改任為中共黨委書記。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製作被服和軍裝。
1956年,周冷波獲頒授二級解放勛章,轉業地方工作,1958年至1962年,周冷波任武漢第一針織廠中共黨委書記。1962年至1963年出任武漢市紡織工業管理局中共黨委副書記。1963年至1965年任武漢市婦聯副主任。
在文化大革命中,周冷波被冠為湖北武漢的「叛徒,內奸,工賊」,被無情批鬥。周冷波於197012月在武漢逝世。197284日,武漢市委對周冷波下結論:「定為叛徒,清除出黨,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這個結論於1973226經湖北省委批准。四人幫倒台後,19794月,中共武漢市委為周冷波舉行了骨灰安放儀式,對她的革命一生給予肯定。評定她「為黨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做出了有益的貢獻,獻出了自己畢生的精力。」
周冷波宋兒子蘇民為母親正名翻案,於97511月到北京中共中央組織部、國務院上訪申訴。
兒子羅偉民於抗日戰爭勝利,輾轉回到姑媽羅才身邊。姑媽將他送入培僑中學,於1946年入讀培僑中學三年級才有自己的名字,偉民這個名字就是培僑中學的班主任朱慕湛(?)替他起的。羅偉民入讀培僑中學時14歲,是學校裏為數不多的「大學生」(高齡學生),他的求學形式為半工半讀,上課之餘要負責打掃衞生和打上課鈴。1949年,羅偉民在中共的安排下,登上一艘開往韓國仁川的客貨船踏上北上路途,在天津港踏上中國大陸土地。
長大後的羅偉民抗美援朝時期入伍,為空軍上尉,立了三次功,後被迫退伍。文革期間,羅偉民從武漢軍區工程部下放到廣州第二電器廠當學徒工。妻子何柳梅跟著受罪,從部隊軍醫下放為工廠工人。臨行前,司令部的領導委婉地勸何柳梅和羅偉民離婚。何柳梅決定無論怎樣都跟他走下去。改革開放之後,羅偉民到廣東省委八辦(原中央駐港聯絡辦事處廣東聯絡部,後稱新華社香港分社)工作並領取了烈屬證。
龍少爺
30.04.2015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ng@gmail.com






[1] 李蓉著:《中共六大軼事》,北京,人民,2010,第210-219頁。
[2] 李蓉著:《中共六大軼事》,北京,人民,2010,第141-143260頁。
[3]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譯:《共產國際有關中國革命的文獻資料》(1919-1928),第一輯,北京,中共社會科學,2006,第471-474頁。
[4]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周恩來年譜1998-1949》,北京,中央文獻,1998,修訂本,第150頁。
[5] 馬曉東著:《羅登賢》,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4,第75-76頁。
[6] 馬曉東著:《羅登賢》,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4,第8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