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香港機器工人同業書


香港機器工人同業書
「敬啟者:港地米珠薪桂,生計困難,入不敷出;是以請求各大資本家,加增工金,藉資彌補,以舒貧困。舊歲去冬,請願四次,不料港資本家不允所求,全無體卹,並有侮辱同業之語。鄙等再四思維,寧願犠牲現在之職業,另謀生計,故有全數回省,集合在省之董事局,暫為棲身,靜待港局解決,務必堅持。倘有西人來省招人往港工作,望我親愛之同業,實行拒絶,以全我等之體面,則鄙等之厚望,亦同業之光也。耑此敬求,不勝哀懇,並叩大安。
香港機器同業全體叩」[1]
本文原來要題目是〈香港工人同業書〉,為了易分識分改為〈本文原來要題目是〈罷工宣言〉,為了易於識別改為〈香港機器工人同業書〉。原文來自記者:〈香港罷工記略〉,載《新青年》,第七卷第六號(上海:群益書社),第531頁。另見於馬冠堯著:《車水馬龍》(香港:三聯,2016),第133頁。




[1] 馬冠堯著:《車水馬龍》(香港:三聯,2016),第133-134頁。記者:〈香港罷工記略〉,載《新青年》,第七卷第六號(上海:群益書社),第53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