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勞工子弟學校第一次賣花籌款(草稿)

勞工子弟學校第一次賣花籌款(草稿)
抗日戰爭勝利後,港英重佔香港,未能為適齡學童提供足夠學位,各界紛紛辦學應付社會需要,港英特別放寬衞生規則配合,准許在住宅及職工會所內開辦學校,更給予經濟援助,每名學生每月補助3[1]
19469月,左派工會創辦的第一所“勞工子弟學校”(以下簡稱“勞校”)開課,地址在灣仔海軍船塢華員職工會會址,只有兩班共83名學生。1947年,增設了旺角、灣仔、深水、筲箕灣、西灣河、紅磡、西營盤、油麻地、摩托車等勞校。1948年,勞校在解決工人子弟失學問題上有了可觀進展,為了幫助工人業餘進修,增強文化,又開設了4間工人補習夜校:“深水婦女織工補習夜校”、“土瓜灣婦女織工補習夜校”、“五金工人補習夜校”、“筲箕灣工人補習夜校”等。
當時港英支助東華的文武廟校3000元,筲箕灣校720元,景光街校210元,油麻地天后廟校3000元,總共6930[2],支助勞校總數每月約5000[3],未因勞校的政治背景而有差異。
1948年,港英藉口發展勞校,籌募100萬元建築校舍,提出擬成立“中央委員會”,由羅文錦、何明華代表政府管理,代替現有的工會、敎會、勞工司、敎育司聯合構成的校管理委員會[4]
8月,勞校的施玉麟宣佈已籌得9萬元,敎育司答允撥款15萬元,並在談話中表示敎育不分黨派階級,工會贊成興建校舍,由“港九勞工敎育促會會”(簡稱“勞敎會”)擴大籌募[5]
左派工會決定利用英批准勞校賣花籌款機會,擴大號召發動群眾,確定目標:1.擴大工人福利事業,首先是勞校抓緊英國改良政策;2.敎育群眾認識港英統治政策,發動力量迫港英就範;3.擴大影響,爭取中間工會、學校、社會人士甚至英資上層,個別國民黨校參加;4.鞏固工會,發展力量[6]
822,勞敎會公開號召,由15個工會組成“賣花委員會”,各工會派出積極分子成立“工作人員會議”,利用中西報刊積極宣傳[7]
91,勞敎會舉行二週年紀念大會及記者學校招待會,爭取羅文錦公開廣播,以施玉麒、勞工司等名義印發通訊、街報,製備漫畫標語[8]
99,勞敎會招待港英福利顧問錢氐(秦氐),藉以擴大合法號召[9]
915,各工會分別舉行月光晚會、幹部會,月光晚會有2000餘人出席[10]
918,經過醖釀成熟,先在工廠號召工友自己買名譽花,爭取廠長帶頭買,進一步推動廠外買名譽花,組織賣花隊,掀起賣花熱潮。工人群眾說:“工人賣花破天荒”、“工人也會辦校出錢,應該大家一齊又賣又買”、“我們工會也要辦學校”。初期各工會領花15朵,後來部份工會領花多達1000朵,《華僑報》、《華南報》發表社論評論,中西各報均有特寫[11]
925,勞校賣花籌款在港九新界全面展開,參加賣花隊的單位有94個,學校81間,學生3000餘人,當黨中工會賣花隊及工作人員約2000餘人,工友賣者花達2萬餘人,平常工人因經濟能力多數不會捐款買花。工會賣花共籌得4萬餘元,全場賣花優勝者依次為勞校、女青年會、二塢工會、電車工會等,籌款總數籌得85千餘元[12]
勞校年開支約30多萬元,敎育局每年津貼6萬多元,各工商機構捐款約2萬多元,其餘20多萬元由工人自給或向社會籌募[13]
本文主要根據中共檔案整理而成,並未全面閱讀當時香港報刊,美中不足,有待日後進一步補充。

龍少爺
01.09.2013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leungpolung_it@yahoo.com.hk,或leungpolung@gmail.com,傳真: 8265 1467 



[1] 《文匯報》, 1949617
[2] 何佩然:《傳與承─慈善服務融入社區》,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366頁;《東華三院檔案資料彙編系列之五》。
[3] 《文匯報》, 1949617
[4] 港粵城委黨:《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3頁。
[5]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3頁。
[6]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3頁。
[7]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4頁。
[8]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4頁。
[9]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4頁。
[10]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4頁。
[11] 港粵城委:《香港分局城委致中央及統戰部電──810月工運報告及今後策略》,1948116,載: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文件匯集(1947.5-1949.3)》,廣州,1989,第254頁。
[12] 《勞校管委會致港督上訴書》,載:《星島日報》,1949621。數字有出入。
[13] 方駿、麥肖玲、熊賢君編著:《香港早期報紙敎育資料選萃》,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第124頁,引:《文匯報》,1949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