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讀者震旦對《1979對越戰爭親歷記》的來信談解放軍



讀者震旦對《1979對越戰爭親歷記》的來信談解放軍

《震旦來信談解放軍》
龍少爺:
本人對於戰爭史細節並不是非常熟悉,但是對於下列各點還是有把握的:
1.“中共為了準備對越作戰,大模模調動部隊,安排在晚上開拔行軍。”
這樣可以防止空襲,因為當時越南戰機並沒有紅外線夜視設備。其次,偽裝部隊可以裝扮成主力部隊,誤導主攻方向。中原突圍時,就是靠誤導主攻方向而突圍的!
2.“國民黨在已知(長征)的情况下仍要敗陣,蔣介石的窩囊可見。”
第一,陳濟棠和中共有秘密協議,贈送紅軍武器,禮送紅軍出境;白崇禧為紅軍讓出一條大路,這是軍閥政治決定的!紅軍過湘江時,才有連場大戰!
第二,紅軍破譯電報能力確較蔣介石為高。早在1929年,周恩來就在上海秘密舉辦無線電人員培訓班,由蘇聯無線電專家訓練了一批電台諜報人員。中央紅軍中有被譽稱破譯三傑的曾希聖、曹祥仁、鄒畢兆等密碼破譯專家。在紅四方面軍方面,有人稱本子的電台台長宋侃夫,不用查對密碼本便能破譯情報。正是有了可靠的情報,敵人頭天發出作戰部署,紅軍第二天就能作出相應部署
在遵義戰役中,紅軍破譯了剿匪軍第二路總司令龍雲頒布的《作戰方略》,於是在扎西會議上,根據電報顯示黔北兵力薄弱情況,毛澤東決定二渡赤水返回遵義,並打了一場漂亮仗。在第四次渡赤水時,紅軍準備渡過烏江進逼貴陽,以進一步調動敵軍。中央軍委二局偵聽得知敵方周渾元和吳奇偉兩個縱隊的主力,正向烏江邊急進。軍委二局局長曾希聖當即提出:我軍已經掌握了敵人的電報密碼和電文格式,可以假借正在貴陽的蔣介石的名義,給這兩路國民黨軍發電報,讓他們偏離現在的行軍路線。於是,紅軍電台以蔣介石的名義給周渾元和吳奇偉發電。兩支敵軍果然按照電報的指令,偏離原有行軍路線,紅軍因此順利南渡烏江。(《解放軍報》20116604版)
2010年前,本人在片言隻語中才知道破譯電報事情,如青樹坪戰役。2010年,本人才看到四野二局詳情。現在總參三部是原來軍委二局,其編制遠較總參二部(情報部)神秘,連首長姓名也找不到!
亦令我反思地下黨作用,組織群眾才是最重要的,搜集軍事情報才是其次!
3.“林彪指揮遼瀋戰役時,四野的火力不比國軍遜色,圍攻錦州時,四野的火力更在國軍之上。”
大連建新公司確是四野火力較佳關鍵。大連當時是自由港,能和國統區、香港、蘇聯和朝鮮交易。中共留用了大批日本人員,故此恢復甚快。1948年,軍工能力已超越國統區。大連軍工由各大野戰軍合辦,三野山東招遠金礦提供了大量資金供給;亦是三野打贏淮海戰役關鍵!蘇聯並未提供大量軍火給中共,只是移交日本舊軍火及容許中共以“民營企業”身份在大連生產軍火!。
祝順心順意!

震旦 啟
23.02.2012 

《龍少爺談中越軍的情報工作》
讀者震旦來信談及解放軍電台諜報工作,在利訊出版社的新書,戴倫喜著的《疆埸碧血──陸軍一六三師79年越戰實錄》,描述了中越戰爭期間的雙方電台諜報工作。該書的主編與《1979對越戰爭親歷記》一樣是周奕。
《疆埸碧血》記述一六三師到達廣西憑祥後,立即展情報工作,組織力量收集越軍的通訊。戴倫喜没有故意貶低越軍,筆下的越軍也不是白吃飯的,何况它是解放軍的徒弟。戴倫喜指出越軍早已進行情報工作,更知悉一六三師到達廣西,師長是邊貴祥,當年協助越南人民抗法的軍人。解放軍偷聽越軍的通訊,越軍則進行電波干擾,你來我往,隔空過招。
《疆埸碧血》開篇即描述了一六三師開拔的情况,由於當時廣東各河渡口設備簡陋,難以負荷大批解放軍摩托化前進,掀一髪抖動全身,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戴倫喜細述一六三師如何解決出門難題。千軍萬馬在路上跑,大解、小解也是難題,這些天然有機肥大量埋在一起,需要多少天才能環保地理掉,戴倫喜亦有描述,這些化肥不致造成路過地方的負擔,軍隊應是人民的,要為人民服務,不是留下難題來考人民的智慧。男性軍人衞生問題易解決,女性又如何呢?書中亦有描述。王志軍在《1979對越戰爭親歷記》記載了解放軍疴尿的壯觀場面,戴倫喜則形容為疴尿成河,兩人都將戰爭的真實場面呈現眼前。兩位軍人都說明了戰爭不是遊戲,筆下的敵人没有被醜化、肆意侮辱、無意識的發洩,顯示堂堂正正的軍人風範。
《疆埸碧血》看到的戰爭不只是戰場上的大火力比拼,更有高層的運籌惟握鬥智,亦有肉手捉摸不到的電台諜報戰,全國上下一心的比拼。《疆埸碧血》具體地呈現了戰爭的立體面。
(完)

龍少爺
14.04.2012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ng@gmail.com。傳真: 8265 1467